当前位置:烟台紫荆花医院历史太平天国康王汪海洋:中途离开石达开结局如何?
太平天国康王汪海洋:中途离开石达开结局如何?
2022-07-13

大家好,这里是趣历史小编,今天给大家说说汪海洋的故事,欢迎关注哦。

1856年9月,“天京事变”爆发,2万骨干力量损失殆尽;1857年5月,翼王石达开率部脱离太平天国,自己外出玩单干,挖了洪秀全的根,致使天国面临着“国中无人,朝中无将”之危险局面。为此,洪秀全只好提拔一批青年将领,也就是所谓的少壮派。在这批青年将领中,有一人颇具传奇色彩,他就是本文此次要介绍的男主角,中途一言不合就脱离翼王石达开回归天京,后因叛徒出卖被十几杆枪爆头而亡的康王汪海洋。

汪海洋(1830年—1866年),安徽全椒人,太平天国后期顶梁柱之一,因其战功赫赫,受封为康王千岁。早年的汪海洋家境贫困,靠帮地主打长工为生,后因一言不合杀死地主,被迫浪迹天涯,落草为寇,逃离官府追捕的同时,经常下山劫掠富户,颇有侠士风范。1853年2月,60万太平军从武昌沿江东下攻击全国第二大城市南京,沿途饥民纷纷加入队伍,汪海洋就在此时率部加入太平天国,隶属石达开翼殿。不过,当时太平军名将实在太多,猛将一抓一大把,所以汪海洋并未得到重视,而是作为石达开的“中郎将”(侍卫)追随翼王征战四方,刷经验值。

1857年5月,石达开从天京出走,在无为州张贴布告,让军民在自己和天王之间选边站,还说“亦可为元勋”之类的带有分裂主义倾向话语。当时,翼王石达开威望如日冲天,再加上他在“天京事变”中无辜受害者之身份,赢得不少同情分,许多人纷纷表示拥戴翼王,追随他创业。为此,李秀成在《自述书》中便说他“带走合朝文武,精兵悍将”,也是有一定依据。作为铁杆翼粉,汪海洋自然是毫不犹豫地追随石达开,跟着他转战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湖南、广西等地,也立下不少战功。但是,单干之后的翼王屡战屡败,经常被清军追着打,如同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,显得相当狼狈,部下也因此离心离德,纷纷谋出路。

1859年秋,石达开在宝庆会战中惨遭失败,30万大军硬是玩不过骆秉章2万杂牌军,还被三流将领刘长佑追杀到广西,个人威望跌落谷底。此时,石达开不但未能重振雄风,还动了归隐山林之念头,致使诸如傅忠信、童容海、彭大顺、朱衣点等大将颇为不满,纷纷闹散伙。对此,汪海洋联合赖裕新等铁杆翼粉建议石达开率部回归天京请罪,利用天国之力量东山再起。可惜,石达开严辞拒绝,还阻止部下北上归顺洪秀全,甚至派兵镇压追捕。事已如此,汪海洋料定石达开必定会失败,继续追随他创业毫无前途。1860年初,追随翼王7年后,汪海洋毅然决定北上回归天京,在太平天国旗帜下征战,建立功业。

汪海洋率部北上时,恰好遇见李秀成西征武昌,于是全军加入忠殿,算是回到大家庭了。对于童容海、朱衣点、彭大顺、汪海洋之到来,洪秀全非常高兴,于是将这支部队命名为“扶朝天军”。李秀成也很高兴,因为他一下子便增加了20万兵马,虽然这20万中多数是饥民,毕竟有数量规模。要知道,李秀成此时正在和陈玉成暗中较劲,没点兵马怎么行呢?为此,李秀成非常赏识汪海洋,东征苏常期间,屡屡让汪海洋与陈坤书、谭绍光、陈炳文等悍将充当前锋,攻下城池后,则让汪海洋驻守重镇,以示笼络。对此,汪海洋非常感激,也竭尽全力为忠王镇守根据地,拼死与左宗棠大军作战。

1863年8月,李秀成“进北攻南”计划宣告失败,10余万精锐损失殆尽,太平天国军事形势更加危急。与此同时,闽浙总督左宗棠亲率大军进攻余杭,大将蒋益澧、杨昌浚、黄少春领兵13000人充当前锋,兵威正盛。此时,余杭守将汪海洋与杭州守将陈炳文率数万大军出城,连营40里以拒之,屡屡击退左宗棠前锋大军,双方呈相持状态。12月,大雪纷飞,蒋益澧见汪海洋坚壁不动,于是全军发起进攻,连破太平军五道关卡,而后直扑太平军主阵地林清堰,试图一举摧毁余杭外围防线,就此拿下城池。谁知,这是汪海洋“诱敌深入”之计,蒋益澧大军全部进入阵地时才发现已经被合围,于是奋力拼杀,坐骑被射死,自己也身受重伤,才勉强突围而出。此后,左宗棠不再强攻余杭,而是采取围困之术,耗死缺少后勤补给的守军。

1864年7月,天京陷落,康王汪海洋率10余万精锐南下江西、广东,继续坚持抵抗。1865年1月,汪海洋与左宗棠麾下大将刘典激战于南阳乡马洋洞,大获全胜,差点擒杀刘典。与此同时,上司侍王李世贤却在漳州惨败,所部损失殆尽,于是只好投奔汪海洋。此时,汪海洋既害怕李世贤治他不救漳州之罪,更害怕他夺取自己手中的军权,于是汪海洋决定先下手为强,乘着月黑风高之夜,带亲兵将睡梦中的李世贤杀害,而后清洗军中侍王队伍。李世贤是当时仅存的“五军主将”之一,名义上可以号令全军,可以将散落各地的太平军余部聚集在一起,协调行动。汪海洋在关键时刻杀了李世贤,致使军心更加动摇,也拉开了他人生悲剧之序幕。

1866年1月,汪海洋率主力冲出嘉应州,追着刘典一顿暴打,清军死伤3000余人,太平军士气大振。此时,眼看就要突破包围圈,叛徒丁太阳向刘典泄露行动计划,并告知汪海洋位置。于是,刘典命令叛徒丁太阳率洋枪队朝着大黄旗下齐射,史载:“枪炮齐施,子如雨注”,汪海洋不幸中弹,被爆头而亡。

汪海洋死后,全军士气低迷,嘉应州陷落乃早晚之事。对此,历史学家范文澜评价:汪海洋之死,嘉应州陷落,标志着太平天国彻底失败。